您现在的位置: 王牌经理人: >> 公文写作网常用公文条据书信吉他的故事

吉他的故事

12-12 17:00:41| http://www.wpjlr.com |条据书信|人气:544

本站除了吉他的故事这篇外,还有更多关于条据书信,书信格式范文,英文书信格式,书信格式怎么写,中文书信格式范文的资料哦,    


     序

  暗暗是谁呢?她就是我呀!网络上人们见面就问:你是哪里的?你多大?你是MM吗?我们见面吧!

  一个年龄和思想不同时成长的女孩(应该叫女人吧)--这是国强说的。暗暗是我的小名,我全名叫林日音,几乎每一个老师都在提问的时候叫过“林暗”。于是,我就习惯别人叫我暗暗了。我在一家医院当主治医生,是妇科;病人常常吧我当实习医生。你一定想到一个白白的瘦瘦的,身上一股来苏水味儿的家伙。西西,差不多了。不过没有来苏水味儿---是CHANEL香水

  我结婚7年了---啊!!7年之痒呀!“你痒吗?来找我吧,我是皮炎平。”“我是不求人!”

  国强是我妈妈的好友秦阿姨的儿子,我的丈夫。一家电脑公司的老板,现在的名片上好象也有CXO之类的。

  我今天想讲的是吉他的故事,我的第一把:痒痒挠----毕潮生


    一

  暗暗很早就上网了,比一般人都早。可是她懒,没有当网虫,玩MUD 1年还是全真教的5代弟子,也不喜欢参与什么网站建立,现在也没有自己的网页。暗暗是个不喜欢上进的家伙,无论工作还是其他。

  这个世界真怪,你不去努力争取,反而会什么都不缺。这是妈妈说的,妈妈在暗暗读高中的时候去世了,因为癌症。妈妈死的时候,暗暗没哭,只是心里好痛,暗暗失去了世界上最好的朋友。爸爸1年后,结婚了,对方是一个有2个儿子的阿姨,很温和的样子。暗暗不喜欢她。爸爸问暗暗的意见,暗暗笑着说:“应该的”。
阿姨对暗暗挺好的,钱方面暗暗从来不缺。

  秦阿姨是妈妈的大学同学,常常叫暗暗去她家吃饭。后来,暗暗就嫁给了苏国强,秦阿姨成了婆婆。

  暗暗没有谈过恋爱,可是她知道国强爱她。世界上是没有什么爱情的,暗暗不怎么相信爱情。妈妈和爸爸是青梅竹马的恋人,可是人的寂寞和孤单可以战胜一切的。

  和孙小美去看《泰坦尼克》,孙小美哭得死去活来,暗暗只是说:JACK幸亏死了。孙小美大骂暗暗没有感情,冷血。孙小美是暗暗唯一的朋友,叫汪美琪。


    二

  认识毕潮生可能是个偶然,还是因为孙小美。毕潮生是孙小美的同事的朋友。

  那天,暗暗刚做完一个引产下班。一个8个多月的产妇,胎儿有问题。孙小美常常笑她们妇科医生是谋杀犯。

  手机响了,是孙小美。你干什么呢,我这里有个PARTY,来吧。

  国强做一个项目,出差了。他们结婚7年,还没有孩子。秦阿姨只好把希望寄托在国强的弟弟国栋身上了。
是他的问题,暗暗几乎有点得意。看多了生老病死,暗暗不喜欢有孩子。

  孙小美在一家外企工作,经常开开PARTY什么的。暗暗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,不过反正她也没地方去。

  PARTY是在孙小美一个朋友的家,真奇怪她朋友怎么会有这么多,每次去的地方都不同。

  这是我朋友林日音,这是毕潮生。孙小美简单的说了一下,就走了。暗暗知道,一定是眼前这个毕潮生没有女伴,而他的朋友又恰好的孙小美的目标。孙小美就是这样,男朋友太多。


    三

  暗暗看看对面那个人,样子QQ的,一口白白的牙齿。“你好!”白牙笑了。“我叫毕潮生,这是我的名片。”很有礼貌的样子,一个什么外企的主管。“我没有名片,对不起呀!”暗暗笑了,她喜欢牙齿白的人,她自己就是四环素牙。“你是医生,我听APPLE说了。”APPLE是孙小美的英文名。“妇科。有什么事可以找我。”暗暗不怀好意的补充,孙小美教她的。果真,一抹尴尬在毕潮生脸上一闪。

  “你的名字很好呀,林日音,和林诗音差不多。”“你也不错:碧海潮声按玉箫,黄药师。”

  你也看武打小说?毕潮生一脸的兴奋。偶尔,你们不都喜欢原文书吗?我不是,我属于另类,连英文名字都不喜欢用。我想你叫JOHNSON。你知道?!猜的。我挺烦那些人,会两句英语就恨不得头发都黄了。是不是你们公司的小妞,成天跟老外套瓷,把你刺激的?不是,不过是有这种情况。你怎么知道?

  暗暗笑了,她平时不是这样的,说话不这么随便。我也是呀,我看你们外企的家伙,牛牛的,说话还老用英文,嫉妒。哈哈哈!白牙又露出来了,他的声音很美,高亢而不尖锐。


    四

  JOHNSON,该你了!孙小美冲了过来,臂上是一个漂亮的男孩子,很干净的样子。外企的男孩子就这点好,永远是西服革履的。

  “怎么样?”孙小美问暗暗,“不错吧,我们圈子里,爬的最快的。”暗暗听说过,外企中国人到一定程度就无法升职了。“特会拍?”“不是,淡淡的也不和老外套近乎,不知道怎么回事。”哦?暗暗突然觉得这个人很有趣.

  “我给大家谈一段琴,送给今天新认识的一位小姐。”毕潮生那有磁性的声音,他拿了一把吉他。致爱丽丝的曲子响起。他弹的不错。暗暗的脸不知道为什么热热的,心头似是若有所思。

  献丑了。他走了过来,摆了个手势。暗暗站了起来,和他走入舞池。他们熟练的跳着慢四。

  你的舞跳的不错呀。谢谢!你的吉他也是。好象我是为了要你称赞。哈哈哈,不是的,的确不错。我连彝族舞曲都弹不好。哦?!遇到同道了,献丑了。没有,我好多年没弹过了,还是中学的时候弹过。啊!那是前辈了。我有这么老吗?------

  他们已经坐在一家叫“蜘蛛”的酒吧,聊了很多。


    五

  早上醒来迷迷糊糊的,暗暗觉得头好痛,睁开眼,一个陌生的睡房。暗暗努力的回忆,这里是哪里。

  好象是喝酒,暗暗喝的太多了,后来好象就毕潮生和她!!暗暗吃了一惊,醒了。看看自己,衣服穿的好好的,脖子酸酸的。好象什么也没发生。暗暗心里有一丝失望,昨天是准备堕落的,才答应去喝酒。

  暗暗站了起来,走出卧室。是一房一厅的房子,卧室和一个小小的客厅。

小姐:

  你这样是很危险的呀!你吐了好几次,也不肯回家,只好把你带回狼窝了。家里只有牛奶和麦片了,想吃就在冰箱里。我的吉他演奏水平挺专业的,哪天再弹给你听?

        色狼 上

  暗暗看着纸条,笑了。

  “他的吉他弹的好好,他的笑好深------”怎么会讲这些给他听?一定是醉了。暗暗从没跟人讲过,对陈青的那一段小小的暗恋。

  陈青是暗暗的吉他老师,高高的,黑黑的。是暗暗10多岁时的初恋。不过,随着妈妈的去世,对陈青的感情似乎消失了。后来,暗暗见到他,已经完全没有了感觉。

  人真是奇妙的东西,准备堕落,现在却劫后余生。暗暗吃了一大碗麦片,离开了狼窝。

  国强回来了,暗暗知道国强在某一个地方有一个女人,早就知道。不过,那个女人永远也不会嫁给国强;因为她没有知识和暗暗的修养。国强从不要求暗暗什么,因为他总觉得亏欠暗暗,所以加倍的爱她。但尊重往往意味着相互的躲藏。暗暗知道,但她也一样离不开国强。那不是爱,是习惯。


    六

  事情过去了,暗暗心中庆幸并没有堕落,她可以坦然的面对国强。

  “林医生!”小王叫住了暗暗,“领钱了。”又是开药的回扣,还不少。

  暗暗从来也不主动的去接触那些医药代表,不过也不拒收回扣。张崖,暗暗的同学,就是医药代表。找过暗暗,让她帮忙做兼职。张崖的成绩很好,可是由于是边疆来的,一定要回家,为了留在这里只好作了医药代表。“我不缺钱。”暗暗不喜欢兼职,暗暗根本不喜欢工作;但她也不会反感张崖。所以,暗暗也会帮助他们开药,只不过不是为了钱,而看病情需要。小王是新来的大学生,住院医。外地来的,要买房子,娶老婆,生孩子;需要钱。

  这时候,暗暗觉得应该感激国强,是他让自己衣食无忧。我是寄生虫!暗暗想。

  暗暗从来不喜欢什么正义,主要是刚来医院的时候吓的。刚进医院的时候,暗暗是医院的重点培养对象。
也没什么,只是拒收了病人的红包。刚好在整顿医疗作风,于是就成了模范。可是暗暗不喜欢当模范,院长问她为什么拒收红包,她只是说:“我不缺钱。”就再也挖不出思想根源了。暗暗不喜欢参加集体活动,也不热爱集体,更不想向组织靠拢。只有外地的学生,为了留下才会拼命向组织靠拢。暗暗不需要,也没兴趣。

  其实,人生下来是不公平的。暗暗什么都不担忧,不是她多努力,都优秀。只是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,所以教养好。在大城市,所以什么都不用担忧。起码不担心分配。暗暗认为来自农村的孩子其实比自己厉害,因为他们的环境很差,还可以上大学。自己如果在农村,一定在乡下养鸡了。:)

  暗暗不是个合群的人,可是也不是那种特别个别的人。一般情况,暗暗很好相处。比如在医院,谁都知道医生和护士是天敌,尤其是女医生和护士。这叫—同性相斥。暗暗就不,护士都喜欢她。护士总是讨论林医生的衣服。她们研究名牌,暗暗不懂。暗暗的衣服都是国强给买的,国强很有眼光呢!暗暗不喜欢花心思在这些上面,没有兴趣。不得不承认,暗暗是个很懒的家伙;连女人天生的爱美之心也没有。能嫁给国强,真是福气呀。暗暗常常这么认为。


    七

  “小林”是张主任的声音,暗暗回过头。张主任是妇科的权威,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太太。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喜欢暗暗,暗暗毕业实习的时候就想把一个侄子介绍给她。暗暗工作以后,张主任又希望暗暗考她的研究生。不过,暗暗令主任失望了。因为懒,暗暗不喜欢读书,也不喜欢上进。但主任还是很照顾暗暗,因为暗暗是个听话的下级,而且暗暗不会拍马屁。

  张主任递过一张请柬,“又是什么药厂的说明会,这个星期都3个了,你去吧!”暗暗看了请柬,5星的酒店。“谢谢主任!”笑的甜甜的。暗暗是极有老太太缘的,可能是她看上去乖乖的吧。药厂的说明会就是请医生去吃饭,介绍产品,让医生多开药。现在的药太多了,主任每星期都有几次这样的饭局。偏偏张主任和暗暗一样不喜欢应酬,于是这些请柬就落入主治医手里。开会有红包,有礼品。暗暗不稀罕,可是暗暗喜欢不上班,下午可以休息,晚上吃饭去签个到就可以了。张主任是偏心的,5星酒店才叫暗暗去。

  中午暗暗就回家了,睡了一觉。闷闷的,暗暗早早的出了门,去坐公共汽车。国强一般会送暗暗上班,暗暗不会开车,也不喜欢在医院里太特殊。主要是暗暗的小脑不发达,对于运动的项目都不行。骑车就撞人,开车呢?暗暗自己都没信心。暗暗喜欢坐公共汽车,可以看各种人,挺有趣。

  酒店挺高级的,豪华的大堂。暗暗平时很少到酒店。国强会在酒店出入,暗暗不喜欢遇到他。暗暗从不问国强的工作,她知道国强有秘密,她不喜欢去问,也不想遇到什么。

  暗暗安于现在的生活。暗暗是不爱国强的,只是习惯了。这是孙小美说的。暗暗不喜欢讲自己的事,孙小美还是知道了不少。你是不爱国强,所以不会生气,不吃醋。孙小美也许是对的。暗暗只是寄生在国强身上的萝藤。

  时间还早,暗暗走到酒店的咖啡厅。暗暗是不喝咖啡的,睡不着。

  好熟悉的眼神。暗暗看见一个人坐在那里,白白的牙齿。暗暗的脸有些发烫。

  找个角落坐下,暗暗叫了一杯可乐。也许他没看到,他和一群人在一起。

  “我可以坐吗?”毕潮生站在面前。

  “坐吧。”暗暗笑了,“不上班吗?”

  “开会,下午,晚上吃饭就完成了。”

  “哦,我也是。”暗暗淡淡的说。

  “真的?!晚上完事后坐坐?”

  “我不喝酒。”

  “哈哈哈!放心吧,我不是色狼!”毕潮生笑了,“我还有事,你完事打我电话?”

  暗暗点点头,今天不回家,国强不在。


  八

  药厂的说明会乱烘烘的,好多人。

  “林日音!”暗暗回头,是崔玉兰,暗暗的同学。

  “啊,小崔!你也来了?”

  “你还是那么年轻。”

  “没有老了。”

  “忙吗?”

  “还好,我们医院的病人比较多。”

  “哦?我们医院还好,家里忙。小为要上幼儿园了,你认不认识市政幼儿园的人?”

  同学都有了孩子,在一起谈也是孩子。暗暗听了半天崔玉兰的儿子的故事,又答应帮她找关系入托。没办法,大家都知道暗暗有办法,暗暗有个神通广大的老公。

  七点,会议结束了。暗暗低头走出酒店,空着手;礼品已经给了崔玉兰。“喂!小姐,你好没信用。”暗暗看见毕潮生从后面走来。

  暗暗笑笑。她没带毕潮生的名片,或者说丢了。“哎,你就会笑吗?”毕潮生一脸无奈,“不解释?还是无辜?”“你们这么早就结束?”“我头疼,先走的。”毕潮生摇摇头,这个女人!

  怎么后来没找我?他们坐在一家叫“生番“的酒吧,暗暗还是喝可乐,还是笑。你怎么就喝可乐?不怕胖呀!怕!不过喝可乐不会胖的。毕潮生笑眯眯的看着暗暗,暗暗的脸红了。你看什么?你。暗暗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怕他的眼光,深深的。

  那天,我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?你讲你暗恋一个弹吉他的,后来发现不喜欢了。你爱妈妈。我?你大叫妈妈,后来就吐了,说不回家,后来就到我家了。就这些?笑,毕潮生露出白白的牙齿。

  暗暗不喜欢脏的人,可是在这座北方的城市,多数男人和部分女人都是脏的。脏的衣服,脏的头发和气息。暗暗最怕见到男人深色西装上的头屑。毕潮生的身上有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,看上去很干净。修长的手,指甲剪的平平的。

  他的家看上去很干净,暗暗坐在沙发上,洗手间里传来水声。暗暗知道要发生什么,心里有淡淡的快乐,可能是报复的快乐吧?可是暗暗不爱国强呀。


  九

  他的头发湿湿的帖在前额,均匀而结实的身体。暗暗看着他,他低头轻轻的吻她,她没动。他的嘴唇很柔软而薄薄的,他抱着她,双手轻轻的抚摩。暗暗感到晕晕的,手抱着他的头,回应着他。他抱起她,她很轻,很柔软。

  他们进了卧室。这是暗暗第二次来,暗暗穿着他的浴袍,宽宽的。他为暗暗解开了衣服,自己也脱光了。暗暗看着他的身体,作为医生,对于人的身体司空见惯了。但是,暗暗依然惊异与毕潮生的健美。他的皮肤非常的光滑而充满弹性,不向国强。国强胖胖的身子,皮肤下有厚厚的脂肪,让人体会不到男人应有的力量。怎么可以在同一个人zuo爱的时候,与另一个男人比较?暗暗想。

  他吻她的身体,她不知道为什么,感到一阵的颤抖。暗暗的脑子空空的,想不到任何事情。只是感觉身体的享受。他的力量是那么的强大,她好象是一叶小舟在茫茫的大海上飘荡,在一个又一个旋涡中飞过。

  暗暗不是个没有经历过高潮的女人,和国强的性生活也称得上是美满。但是,国强很顾及她的感受,尽量让她获得高潮。和毕潮生在一起却不同,暗暗感觉到从未有的放纵和享受。她呻吟、喘息、扭动、紧紧的拥抱------一切思想、理智和思维均远离着暗暗。暗暗从未想过会在一个几乎是陌生的男人面前如此的放纵。在他的叫喊中,他们两人同时达到了高潮。

  暗暗依偎在毕潮生的怀里,头脑一片空白,一丝倦意涌上全身。你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女人。毕潮生在她耳边轻轻的吹气,痒痒的。哦。暗暗懒懒的应着。你见过的?外表如冰难以接近,内心如火。毕潮生笑。小荡妇,在外如贵妇,床上如荡妇。你们男人的理想,别说好听的了。我只是看心情。

  他放肆的吻她,舌头深深的插入她的口,令她几乎窒息。她感觉似乎什么都不重要,只要这样就可以了。
致命的欲望。

  他们几乎整夜zuo爱,或者接吻。暗暗觉得有点儿疯狂,好象世界的末日般的放荡。

  和国强是不会的,国强很注重身体,做事考虑后果。他们几乎是每周一次到两次,每次基本上固定的程序。暗暗可以达到高潮,国强也是。只是好象工作,有一点点重复。


    十

  男人说:妻不如妾、妾不如妓、妓不如偷、偷不如偷不着暗暗觉得也适用于女人,女人一旦堕落,和男人是没有分别的。而现实生活中,所谓的男人喜新厌旧,其实是和女人在社会中的生存能力比较弱,需要一个固定的伴侣有关的。

  到了共产主义,就向过去国民党说共产党的:“共产共妻”。当物质生活可以得到满足的时候,孩子均由社会来抚养。那么无论男女都可以自由的选择性伴侣,那么不就是“共产共妻、共产共夫”了。这是毕潮生的谬论。暗暗笑他,但心中颇为赞同,也惊异于他的思维。

  也许,女人一旦堕落就会无可救要。暗暗似乎进入了一个新的蜜月期。几乎每周都要和毕潮生在一起,晚上没有时间,甚至会利用午休的1小时。国强在的时候,暗暗就值班攒假。国强出差,暗暗就一连好几天住在毕潮生家。

  我是不是疯了?暗暗自问。暗暗知道也许这才是爱情,但是她和毕潮生说好的只谈性不谈情。毕潮生似乎无法做到,常常在国强回来的日子不停的给暗暗电话。弄得暗暗一回家就让手机处于静音。

  爱情是自私的,是不可以和人分享的。不许和他zuo爱,不许有高潮。毕潮生说的。暗暗想起他气得狠狠的样子,不知道为什么,心中涌起一种甜蜜。每到此时,暗暗就会说,你不是也有刻骨铭心的女人吗?

  这个刻骨铭心的女人,是毕潮生的初恋,一个美丽的女孩,一个他为她苦练吉他、在树下为她唱歌的女孩。不过当女孩成为女人,要结婚的时候,嫁给了一个老外,毕潮生当时在一家工厂当技术员。毕潮生从此辞去了工职,到了外企工作,拼命的努力。可是当他不断的获得提升之后,他发现,那个刻骨铭心只不过是个平凡的女孩,没有什么的。而他的所谓成就,也不过是沧海一粟,没有意义。于是,他开始只是限于工作并不拼命了;奇怪的是,他反而更加突出了。

  暗暗不觉得对不起国强,也不想和毕潮生有进一步的发展,他们有另外的女人暗暗也觉得无所谓。总归暗暗就是暗暗,还是没有丝毫的激情,依然冷漠。

  国强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来到医院,他出差本来是要下周才回来的。暗暗有点吃惊,因为她和毕潮生约好晚上去听歌剧的,卡门。国强很少过问暗暗的工作和朋友,也没有来过医院。所以当他走到妇科病房要找暗暗的时候,惊动了整个护士站。姑娘们都是第一次见到那个为林医生买名牌时装的大款老公。暗暗去了图书馆,她要完成一篇专科的论文,最近在查资料。


  “有个朋友要住院,内科的,你们医院说没床。”

  “什么病呀?内几?”

  “胃病。”

  “内2 的,好象是没床了吧。我们上午刚准备转科一个,让她等呢。”

  “是老沈。”

  老沈是国强让暗暗帮忙住院的病人中,暗暗有印象的一个。好象是某集团公司的老总,上次是住肛肠科,混合痔。国强的公司似乎有求于他,他们去看望过他,病房里摆满了礼品,坐了好多人。高干病房,他们进去的时候,老沈正在夸夸其谈:人家都说活到老学到老,我就认为不是。什么呀,学到老还干什么事业呀。我就是学一点东西就用,看那么多书干什么,还是把学的都用上就好了,你们看我不是很成功吗。就是,沈总是企业家,不是管着好多博士、硕士?大家附和道。暗暗看着老沈又黑又胖的脸,随着国强问候了一下,就借口要查房出来了。暗暗不是清高,只是不喜欢那种有权势的人,在明知道别人回附和他时夸夸其谈。国强后来说,你呀,工作这么多年还是书生气。都是你把我保护的太好,我没什么生存能力了。老公呀,你要是哪天抛弃我,我可就饿死了。暗暗半开玩笑道。国强郑重的说不,不会的,我苏国强是不会的,我喜欢你这样。

  “老沈?高干有床呀!”

  “他不是高干了,老沈因经济问题被撤了。”

  暗暗看着国强“贪污呀”

  “还没那么严重,总归是没权势了。”

  “人家都躲,你还帮他?”

  国强看看暗暗,“我觉得你会理解,我苏国强不是那种势力小人。毕竟他帮过我,而且没手钱。”

  我知道了。

  暗暗忙了一下午,终于在内一科找到一个床。先住上,要是有床再转科。暗暗对老沈说。老沈黑胖的脸上,居然有一丝感动。国强,我老沈现在没什么了,要是我哪天东山再起------行了,你还是安心治病吧。

  他们从医院出来,国强说:“其实,他东山再起是不会记得我的。”暗暗不知道说什么,只是挽起了国强的手,一起回家了。


    十一

  之后的一周,毕潮生没有和暗暗联系,暗暗打了几次他的手机,都被挂断或是关机了。他生气了,暗暗想。暗暗并不着急,毕竟我们只能算是狗男女。

  暗暗这一段时间很忙,国柱的太太生了个儿子,婆婆高兴的要命,毕竟是第一个孙子。同时,又觉得亏欠了暗暗,所以对暗暗也特别的关心。

  一个小生命,毕竟是可以代来快乐的。国强和暗暗讨论领养孩子,暗暗知道国强的自卑心理。算了,我反正是不喜欢孩子,领了谁养呀?国强看看暗暗,真的?暗暗笑了。

  暗暗觉得自己是个冷漠的人,不喜欢孩子,而且成天“谋杀”,孙小美说的。下了夜班,暗暗觉得很疲倦,半夜来了个宫外孕的女孩,做了手术。病人是个大学生,女的好象还是干部之类的。男孩子好象是被吓坏了,呆呆的看着女孩。现在的大学生真是麻烦,吃禁果就吃吧,还没做好防范措施。


希望吉他的故事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,为方便下次访问,记得收藏本站。

tag:条据书信,书信格式范文,英文书信格式,书信格式怎么写,中文书信格式范文   

吉他的故事相关的文章

相关说明

王牌经理人[http://www.wpjlr.com]所有的常用公文 - 条据书信资料全部免费提供,旨在提供一个交流学习的平台,,另有大量关于条据书信的资料,绝对值得收藏。

☉ 如果常用公文 - 条据书信简介概要里没有说明有随机密码,那么默认解压密码为www.wpjlr.com